今年是我教書第六年,擔任心評工作第四年。
兩、三年前意識到如果我搭擋退休,我就是我們學校特教班最資深的老師而有些擔心。
隨著我搭擋預定的退休時間一直往後延,我也越來越安心。
心評工作也是,大部分的個案都很明確,碰到比較有問題的也不太擔心,反正資深的心評老師會給一些建議,我也可以問我的搭擋。

這次的鑑定安置,主要是我們這區換了總召,有些區級心評老師不是不做了、就是快退休什麼的,而我這次有個案,總召又是我大學同學的同事,所以就找上我負責預審的工作。
現在要我寫報告,大概都不會有什麼問題,但要看別人的報告,那問題可大了!
剛開始做心評工作的時候,要報告壓力都很大,覺得坐在前面那些人都很了不起,很怕他們問了什麼我答不出來的問題,具體一點的說就是覺得自己坐在那等著被審判。
今天我就是那些很了不起的人其中之一,可是雖然我煞有介事的看著一般人沒有的紙本報告、喝著一看就是工作人員才有的飲料,其實我根本不知道能給什麼建議。
才發現,我一直都還想依附在別人的羽翼之下,我一直都還有恃無恐的覺得反正我是菜鳥,老鳥們應該要告訴我下一步怎麼走,卻沒意識到在我後面已經出來一批一批的新人,我該學著去擔任指引別人方向的角色了!

其實我自己也知道,我不是一個上進的人,我懶得讀書、懶得學習太複雜的東西,我現在所有還維持在中上的表現,只是靠著我自己的人格特質和天份,但是要再往上爬,這些東西是沒辦法再支持我的。
但我常常在繩子的兩端拉鋸著,我要充實自己工作上的專業,但特教的東西實在太博大精深了,而且理念、資訊不斷的翻新,在教學之外再去研討這些要花很多很多的時間,我要把工作佔滿我的生活嗎?但我有兩個家庭、我有我的興趣、我有我自己想做的事,哪一邊對我的意義比較重大呢?

先不要想那麼遠,回到即將到來的安置會議,我從來不喜歡當領導者,更不喜歡當決策者,我根本無法想像自己坐在前面宣判鑑定結果的場面,可是這情境怎麼即將要成真了呢?
唯一的好處只有終於不會再覺得自己被審判了,只是怎麼莫名其妙就走上這條路了啊?Q_Q

這篇有點不知所云,大概也只有台北縣的心評老師會看得懂吧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yoshinori的無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