會吵的小孩有糖吃,但吵的態度最好好一點。
而且要看對象是真的擺爛,還是只是偶爾疏失?

以前提過的機車家長,也就是小萱的爸爸,一年級的時候鬧過了,在讓小萱如願進資源班之後平息了好一陣子,我也覺得之前的不愉快就算了吧!
今年小萱升上三年級,換了新班級和新導師,正好她們導師剛開學的時候父親過世,常常需要請假,家長日也沒有舉行,IEP會議的時候又正好學校有其他會議,導師來說一下就離開了。
IEP會議的時候就跟我唸過導師常常請假、家長日也沒舉行、家長不知道該如何讓導師溝通、代課老師沒有固定、映萱常常忘記到資源班、學習落後……bla bla
當時我就解釋過導師家裡的狀況、代課老師基本上會盡量找同一個,但有時候代課老師會有其他事、或是其他老師先請假就先安排,所以只能再找別的代課老師,而其他班級上像是家長日的問題,只能請家長去和導師詢問,寫聯絡簿、打電話或者找一天到學校都可以。

上個星期,星期一小萱忘了來資源班、星期二我這邊是代課老師、小萱好像又忘了來,星期三下午小萱的爸爸突然跑到學校,我們本來在研習,小萱的導師來找我一起過去談。
小萱爸爸說怎麼兩天小萱都沒到資源班,導師不管、資源班老師也不管,聯絡簿寫了也沒用。
老實說,班上有活動或是導師一時忘記了……等等很多原因會造成小朋友沒來上課,我記得又有時間的話事後會去問一下,但不可能當節課就去找,尤其三、四年級在後棟,我去找了那其他小朋友怎麼辦?
而且我常常下課還有小朋友在資源班,上課不認真的最大處罰,也就只有下課留下來而已,所以我也不可能一下課就去詢問小朋友為什麼沒有來。
除非是那種會亂跑的小孩,不然偶爾一節課沒來就算了。
看到家長寫聯絡簿反應,星期三導師就請班上小朋友帶小萱來上課、我也再印了課表給小萱。
都和小萱爸爸解釋了,他就說老師不能處理的話那他是不是要請校長來處理?是不是要請教育局的人來處理?
其實我心裡想的是,你去說啊,你以為我怕你上報校長或教育局?你以為老師都怕威脅嗎?

導師在旁邊緩頰,家長還是一直「盧」,最後導師說他去請主任來。
主任來之後,小萱爸爸把剛剛說過、我們也解釋過的又全部再和主任講了一遍,包括代課老師常常在換的問題,我真覺得莫名其妙,明明都說過為什麼了,這個人一直在跳針是怎樣?
不過這個主任畢竟在學校打混多年,聽完家長所有的抱怨、笑嘻嘻的回應他,最後把我們老師已經在做的處理方式再跟家長說一次,問「這樣可以嗎」?
小萱爸爸看起來好像還是有意見,說覺得不該把提醒小萱上課的責任丟給同學,應該要大人來帶小萱,我心裡想「那我幫小萱申請助理人員,看你要不要自己來帶小萱上課啊?」
直到主任說了:「以大人為主、小朋友為輔。」
小萱爸爸才說:「對啊,應該要這樣,你剛剛就沒這樣說!」
我們三個人心裡都是三條線……

最後終於講完了,回到輔導處,主任搖搖頭:「這個家長是怎樣?」
「他從以前就這樣啊,意見非常多!」我說。
「以後他再來說什麼,你們就聽,也不用跟他解釋那麼多,什麼都說『學校會負責』就好!」
我想想也是,IEP會議跟他解釋了一堆,他還不是又跳針來學校講一樣的東西,以前也是跟他解釋過的事,他還是跳針到教育局去說學校不處理,解釋也沒用,還不如什麼都跟他說「我們會做好」。

其實以前二年級小萱也不是沒有忘記來資源班過,但當時的導師很厲害,發現小萱忘記來,就請同學把她的資源班聯絡簿和作業拿來交給我,我簽了名再把作業給同學就好了。
最後我和導師、主任的共識也是這樣,當然我們不會故意不讓小萱來資源班,但真的萬一導師忘了、同學也忘了,或是有什麼活動耽擱之類的,那就用這種方式處理吧!

我今天看著小萱,突然想到最開頭的那兩句話。
我對小萱的態度沒有變,並不會因為她爸爸意見多就對她特別關心。
他的那些批評,只會讓我覺得我以前做的都被抺煞了。
當然我們不會故意對哪個小朋友不好,但如果我們都有在做了你卻只專注於你想看到的東西,那我們一定能做到讓你看得很滿意,但事實上真的有比較好嗎?誰知道?

我一直都覺得小朋友來學校要學的東西很多,資源班只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,如果這真的是一個有障礙的小孩,他能吸收的學科就是有限的,來學校重要的是學習生活的規範、群體的規矩、與人的互動,這方面在資源班可以學到一點點,但更重要的是向同學學習。
正向的生活態度、融入同儕之中,這反而是在他未來的人生中,比國語數學重要N倍的事情。
但是會要求學科的家長,永遠都只會注意學科的進度、永遠都覺得只有在資源班才是在上課。
不過,孩子不是我的,家長覺得好就好了吧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yoshinori的無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