研習學校的地上,畫了好幾個「跳房子」的格子,實習的同事開始討論起各種形式的玩法,我沈默了一陣,開口。

「我從來沒有玩過跳格子!」

「知道啦,妳這個沒有童年的人!」

「因為我小時候都和男生玩啊!」

「男生也玩跳格子啊!」

「才沒有……」

來不及說完,大家就趕著回到研習的會場了。

認識我的同學、同事,如果從我居住的地方、現在的生活模式、一路唸過來的學校來看,大概都會認為我就是一個在都市裡長大、沒什麼童年可言的人吧?

是啊!我小時候從來不玩跳房子、踢毽子、跳繩、扮家家酒、芭比娃娃這些一般小女生「童年」中的東西,我在新竹鄉下和哥哥、堂哥們爬牆、踢罐子、偷鳥蛋、抓昆蟲、放炮、以及玩一些自創或改良的遊戲;在新店家中,我們溜冰、看電視、打電動、捕蝴蝶、打羽毛球。和哥哥們相比,我的確可以說沒什麼童年,但與一般人比起來,如果我這樣叫沒有童年,那我真想看看所謂「有童年」是什麼樣子呢?

 

爸爸那邊的爺爺奶奶家在新竹鄉下,雖然我們很早就搬離那邊到台北住,但每逢假日,尤其是寒暑假這種長假,我們三個小孩總會去住上幾個星期。爺爺奶奶家隔壁,同樣都是親戚,有好幾個堂哥和堂姊,不過堂姊的年紀和我們差距比較大、不太會跟我們一起玩,所以我們三個小孩都和一群堂哥們玩。

堂哥們一直住在鄉下,充滿鄉下孩子的活力,我們回到新竹,就和他們到處跑、到處玩。鄉下沒有電動可以打、電視也不好看,所以我們幾乎一整天都是往外跑。

鄉下的房子前面,一定會有一大片晒穀場,稻子收成的時候要放在那裡晒,而平常時候,就是我們玩樂的地方。

其實現在想想,那些堂哥們真的很聰明,他們除了改良一些普通小孩子都會玩的遊戲,更想出不少自創的遊戲!

每個人應該都玩過的「一二三木頭人」,我們沒玩過,因為我們玩的是「一二三定」,同樣是一個「鬼」在前面,但他說的不是「木頭人」、「機器人」,而是「定」、「動」,甚至「學貓叫」、「學狗爬」都可以說,而且那時候玩遊戲大家都刁鑽得很,說「定」的時候甚至不准人家呼吸,不過更因為這樣,遊戲變得刺激有趣。

另外一個改良遊戲,也是每個人都應該玩過的「捉迷藏」。一般的捉迷藏應該是被「鬼」找到就算輸吧?而我們玩的,當鬼找到誰的時候,兩個人都要衝回「基地」(原來的地方),拍一下基地說「喀打」,先「喀打」的人算贏,所以就算被找到,只要能比鬼先「喀打」,仍然沒有輸,而就算沒有被鬼找到,只要能趁鬼不注意的時候拍到基地就贏了,然後最輸的人當然就是下一場的鬼了。

通常基地的所在地,是我們房子外面的牆壁,而牆上有鐵窗,所以有一次一個堂哥又做出很聰明的事,鬼在數數的時候,一般人會到處找地方躲起來,而他竟然爬到鐵窗上,然後當鬼轉身要去找人的時候,他立刻爬下來「喀打」,所以從那次之後,鬼在數「一二三……十」之後,還會再加「上下左右不能躲、斜上斜下也不能躲」。

還有一個改良遊戲,應該也是每個人都玩過的「貓捉老鼠」。我們的貓捉老鼠,是在地上畫「老鼠窩」,老鼠窩的形狀隨意、開口的數量也隨意,平常老鼠待在老鼠窩裡就不怕貓了,但老鼠窩的開口一定要放上石頭,如果沒有放石頭,就表示「門」是開的,就算貓在外面也可以跑進去。老鼠不論從裡面或外面都可以隨意「開門」、「關門」,如果貓在外面,貓不能「開門」,但如果老鼠窩的門沒關好,讓貓進去了,貓就可以隨意開關門囉!

聽起來好像只要老鼠待在窩裡就會沒事,但真正玩的時候,奇怪有些老鼠很愛出去跟貓挑釁,然後常常跑回來的時候來不及關門就被貓闖進來(或是根本故意不關門),所以就算一直待在老鼠窩也不見得安全的喔!

除了這三個改良遊戲,我們也有幾個自創遊戲,其中一個是「黑菌白菌」。同樣是捉迷藏時使用的那面牆,牆旁邊有高起一節的階梯,一半人是「黑菌」、一半人是「白菌」,我們會設定黑菌或白菌先靠牆,假設黑菌先靠牆,他們就要站在階梯上、黏在牆上,但如果有隻手或腳離開牆,在外面的白菌就可以把他拉下來,當然其他黑菌也可以幫忙拉住他,如果黑菌把他拉回去了就沒事,但如果被白菌拉離階梯,他就變成白菌,然後一直玩到黑菌都變成白菌了,再交換。

還有一個遊戲叫「金銀銅鐵鍚」,也是分成兩組人,一組至少五人,各擔任「金銀銅鐵鍚」其中一個,人多的話可以重複,但不能缺少,可是分配的方式不能讓另一組的知道,然後兩邊各選一個基地,各組的人可以隨意出去走動,在外面碰上另一組人的時候,兩人就要說出自己是什麼,然後按照「金>銀>銅>鐵>鍚>金」的順序,比較小的就輸,然後看哪一組先輸光。

雖然這些遊戲,以現在看來可能沒什麼好玩的,但那個時候不像現在新奇的東西那麼多,所以那些遊戲就讓我們玩得不亦樂乎了呢!

除了這些遊戲,我們也常會翻牆到旁邊的學校禮堂溜冰(雖然其實它的正門也可以走),在獎台上掛著的牌子後面抓蝙蝠,或在花圃中灌蟋蟀;也會跑到田裡抓福壽螺、在枯木下找獨角仙的幼蟲,晚上的時候,田邊更有許多的螢火蟲,我們曾經抓滿一袋,然後證明古代抓螢火蟲照明的故事是騙人的!還有不是常常、但曾經有過,爬到樹上偷鳥巢裡的鳥蛋,現在想想很殘忍,但那時候真是愛極了那小巧可愛的鳥蛋!

到了過年的時候就更精采了,白天沒什麼特別,但晚上大家就會去放炮,那時候的炮比較安全(是嗎?),水鴛鴦點了約三十秒後才會爆,所以我們都拿在手上,點燃之後再決定要丟到哪裡讓它爆,堂哥們更猛,算好時間讓它在丟出去的空中爆,還有把好幾個水鴛鴦綁在一起,弄成像鞭炮一樣;沖天炮也很精采,拿在手上放就算了,比較可怕的是折斷,讓它在地上跑變「老鼠炮」,不然就好幾支沖天炮綁在一起、不然就水鴛鴦跟沖天炮綁在一起,反正能玩的方式都玩過了!

有一年過年,更和山上人家的小孩舉行「炮戰」,那時候到底怎麼打的已經不太記得了,反正我不論和哥哥或是堂哥一組,都是那個躲在沙堡後面,讓哥哥或堂哥去「迎戰」就好的人!炮雖然玩不膩,但也有想變化的時候,所以有一年我們做了好幾支火把,大家拿著火把去「探險」,不過說真的沒什麼好探的,因為那附近早就被我們跑遍了!

除夕夜要守歲,我們總是和堂哥一起玩「大富翁」,玩了好幾個過年呢!

我們小時候的時代,不像現在有那麼多電玩、電視節目、漫畫、電腦、網路,就連「炮」都不像現在花樣一大堆,但那時候的小孩,因為能得到的東西不多,比較容易知足,而且因為沒什麼好玩的,所以更會想出許多新點子,讓生活充滿新奇!

在鄉下,充滿許許多多的回憶,後來那些堂哥們和我們漸漸疏遠了,也再也不像小時候那樣可以毫無距離地遊戲,但即使現在見了面也未必會打招呼,我相信那段童年的回憶,同樣會永遠存在他們心中,只是可能像我們一樣,不會再向對方提起……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yoshinori的無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